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一 (剧情向/私设如山)

新坑 目测中短篇 副cp大家可以带着脑洞去看?毕竟我吃的粮杂

我好像坑品真心不好

不催绝对不更 催…也可能不更 但是脑洞开的不错 我不会轻易让它狗带

除夕快乐!

第一章

A

窗外射入的月光坚硬如冰,一个披着黑袍的人从窗户翻入,徐徐走来。牛津皮鞋踏在地板上,噔,噔。呼吸困难,德拉科感觉自己已经跌入深海,被水压按在水底,动弹不得。
看不到。德拉科只能听到噔噔的声音,跟着自己心跳的节奏,咚,咚。
看不到。德拉科只能感觉到浓厚的杀意,慢慢,慢慢侵袭整个房间。
他挣扎着,挣扎着试图摆脱身上的千斤重负,却只是缓缓睁开了眼。
他看到一把刀,从上空急促落下,他的视线也从空中跌落。
跌落的途中,他看到黑袍,与黑袍下阴影半掩的脸,扭曲的,愤怒的唇角。
于是,刀尖刺入胸口,疼痛蔓延到大脑,梦,醒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德拉科揉着太阳穴,盘内的三明治一动没动,“那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我没法把它当做一个梦。”

“你只是神经过敏。”高尔塞进最后一口鸡肉,含混不清的说。

“我能吃你的三明治吗?”克拉布紧紧盯着德拉科盘里的三明治。

德拉科气愤的把手中的叉子拍在桌上,起身怒视两人。整个餐厅的人瞬间安静下来,看向那里。好一会儿,窃笑的和私语从各个方向传来,转而变的更猛。烈德拉科环顾一圈,脸色因愤怒更加红润,斯莱特林长桌也因此安静了些。然而,格兰芬多长桌笑声和嘲弄声更甚。德拉科把三明治往克拉布面前一推,转身离开。黑色的长袍下摆微微扬起。

他沿着长长的餐桌离开时,不知怎么的就看到了哈利。他面对着这边,侧头和罗恩低语着什么。德拉科试图去听清些什么,但很快,交谈结束了,哈利的目光开始偏移,就要和德拉科的相遇。于是,德拉科狠狠的转过头来,加快步伐走出了餐厅。

穿过因早餐而无人的走廊,他回到了寝室。他理了理衣领,推开门,坐到书桌前。书桌旁,窗户大开着,能看到窗外的树影婆娑。他睫毛颤抖着,闭上眼,梦境中坚硬的月光和这里温暖的阳光重叠。

“呵,呵。”他大口的喘着气,捂住胸口,眼睛不受控制的睁开。

他颤抖的把手拿到眼前,翻来覆去的看,理所当然的,干干净净,没有血迹。四周寂静无声,一阵风从窗口涌入。他打了个寒噤,才发现自己已然手脚冰凉。

他惊醒,猛地拉开抽屉,桌上的相框被震扣在桌面上。慌乱的抽出几张信纸,粗糙的铺开在桌面上,他又拿起插着的羽毛笔,提笔——

黑色的墨水滴在信纸上,晕开一团。

他该怎么写呢?自己在梦里被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杀了吗?他很害怕?

太阳的光芒在房间逐渐缩短,从西边东移,照在他的信纸上。他俯下身,睫毛在阳光下闪着光。

“亲爱的父亲、母亲
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我在寝室里被一个黑衣人杀了。他似乎不会魔法,用的是小刀,但我无法动弹。那感觉非常真实,让我不得不有所担忧。身边的人似乎都无法为我提供帮助,希望你们能够帮我解答这个疑惑。
爱你们的 德拉科。”

德拉科直起身来,搁下羽毛笔,捏住信纸,提起来看。他紧咬着下唇,几乎要撕掉这封信。然而他没有,他还是把它卷了起来。他把猫头鹰从笼子里放出,小心翼翼的把信绑在它身上。

猫头鹰从窗边振翅飞走,德拉科倒在床上。阳光照耀着书桌,德拉科的眼皮逐渐沉重,继而陷入了黑暗。黑暗中,那扭曲、愤怒的唇角一闪而过。

他坐起身,环顾寝室。除了明亮的书桌,四处都透着阴森。他抓起课本,逃离了这里,门在身后重重合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B

斯莱特林的长桌传来金属器撞击实木的沉闷声音,哈利几乎是一瞬间望了过去。那晃眼睛浅金色头发的主人不知为何站了起来,周围的人都小声的议论着。罗恩了然的冷哼一声,吸引了哈利的注意力。

“昨晚那只臭白鼬做噩梦了。”罗恩喝下一大口南瓜汁。

“那又怎么样?”哈利不解的摊开双手,他做噩梦的次数绝对不比马尔福少,难道他的动静也这么大?

“好像梦到有人杀了他,描述的还挺清晰,是一个穿黑袍子的人,用的是匕首。他吓得不行呢,一个大早,几乎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可能是预知梦吗?毕竟伏...”哈利想起自己的经历,情不自禁的问出口。

“怎么可能。”罗恩又冷笑一声,“要这是真的,那我还得谢谢那个名字不能说的人。”

赫敏闻言斜了罗恩一眼,罗恩悻悻的闭上嘴,谈话终止。

哈利转过头去,摧残着面前的汤,偷偷看向斯莱特林的长桌,德拉科所在的位置没人。他看向门口,一个身影在门口转过,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不过没关系。

紧接的课程是占卜课。因为罗恩的缘故,他们拖到了铃声响起前的最后一秒才走到教室。哈利坐下后,望向自己的左手侧,斯莱特林的座位只空了一个。他盯着窗外,脑海全是塞德里克最后的模样。

“吱呀—”门打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特劳妮教授一惊,停下了讲课。门口,一脸阴沉的德拉科环视四周。哈利与他的目光相遇,被他难掩的凶狠与阴沉震惊。原本有些乱哄哄的教室变得无声。

他径直走到哈利身边的座位,盯着那个座位上的男孩。男孩拎起书,低头走到了另一个空位。德拉科毫不客气的坐下了。他没有课本,甚至脱下了早餐还穿着的校袍,冷漠的盯着特劳妮教授。可怜的教授支支吾吾了很久,才开始正常的讲话,教室氛围冷到冰点。

哈利盯着德拉科的侧脸,几乎要看穿一个洞,但后者都没有一点反应,似乎他在认真听讲。于是他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特么为什么要特意坐到这里来?”

德拉科这才转过头来。那双蓝色的瞳孔太近,哈利从阴沉和杀气中看出一种纯粹的、意义不明的东西,让他浑身都不舒服起来。德拉科似乎没有停止对视的意思,哈利不得不再次开口:“你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种莫名的情绪消失了,在他的瞳孔中只剩下更甚的阴沉,他张开嘴唇,只吐出一个单词:“梦?”

恍然间,哈利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古堡中幽灵骑士的嗓音,他从来不知道,德拉科的声音这么有磁性。哈利怔住了很久,直到面前德拉科的脸皱了皱眉头,他才意识到自己对着死对头的脸发了很久的呆。

哈利连忙低下头去,又坐正身子看着特劳妮。他能感受到,德拉科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左脸,灼烧着它不断升温。

“也许我能帮你。”哈利局促的吐出这句话,两手的手指互相揉搓。

接下来,无论哈利什么时候偷偷看过去,德拉科还是一直盯着自己。他甚至用左手撑起了侧脸,丝毫不在意老师和同学的目光。渐渐地,同学们忘记了那个小插曲,哈利也沉浸在课堂的氛围中,忘却了德拉科的存在。

“不,你不能。”

忽然,那个磁性的声音又在左耳旁响起,哈利惊的猛一转头,四周忽然间嘈杂一片,下课了。而德拉科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哈利站起来,视线所及之处看不到他的人影。他推搡着人群,挤出教室,飞奔到楼前的空地,没有。他听到一阵细微的气流声,于是抬起头。一只猫头鹰从天空飞过,消失在云间。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