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日间妒(单箭头/完)

预警:微罗哈,非常非常微。
 
食用愉快。

【你见过由心而生的嫉妒吗?】
 
1、
 
哈利波特每天都醒来的很晚,这从他们每天到达餐厅的时间就能看出来,人人都能。
 
每天的阳光照进大厅的角度都不同,每天鸟儿开始啼鸣的音调都不定。但,每天马尔福拿起今天的课本,昂起头,走在餐厅通向大门那条略显狭窄的通道时,救世主和那个韦斯莱家的穷小子都刚好冲进来。踩着就餐时间末尾的他们不会浪费一分一秒去和浅金色头发的马尔福呛一句话,黄金男孩只会在路过马尔福的时候轻轻踮起脚尖,脚后跟微微扭动,右肩灵巧的提前,整个人便如同鱼一样侧身从缝隙间钻过去。而马尔福自己,会目不斜视的把左肩压后,两人于是以极度扭曲的姿态,几乎是擦着胸膛,各自走向各自的目的地。
 
有时候,马尔福甚至能收到梅林给他的小惊喜。或许因为一星半点的计算错误,或许因为两人实在过于靠近,在擦肩的最后一刻,他的左肩会与哈利的右肩相撞。那样,他的心脏会在左肩微微的钝痛作用下剧烈的跳动。扑通,扑通。在这样的心跳声中,他就有理由回过头去,对上那双充满被冒犯的烦躁的,碧绿的瞳孔。即使韦斯莱会说很多废话,也从不影响他的心情。他在意的,是那双眼,它们充满了被冒犯的怒意,和只针对马尔福的警惕,它们此刻,只属于马尔福的眼睛。
 
你肯定不相信,你不信会有两个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都在那条狭窄的走道里相遇。你不信,不信两个人会有这种默契。
 
你也知道,哈利波特并不是一个传统上的,恪守时间礼仪或者是任何礼仪的好男孩。他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也许仅仅取决于他的梦境什么时候忽然结束。那么,这样的“巧合”,是为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的,因为马尔福记得。
 
他会记得救世主从门外飞奔而来的脚步,记得他因剧烈运动发出的不小的喘息,记得他进入大厅那一刻空气中轻微的扰动。这很奇妙,你不明白,马尔福不明白,魔法也解释不了。马尔福只是在某一瞬,忽然就意识到,他来了。于是他拿起他的课本,离开餐桌,走到餐厅中央正对门的那条走道上,就看到哈利远远的跑来了。所以啊,马尔福有时候自己都会忘记,忘记自己究竟是怎么发现救世主的,忘记他怎么拥有发现救世主的能力,他会有一种深刻的错觉,就是他注定会在每天的清晨看到他的救世主。
 
你说,这太美了,可你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关于嫉妒的故事。
 
一个自命不凡的,身份尊贵的贵族马尔福,他会嫉妒什么呢?
 
当他每天压抑下自己无意识上扬的嘴角,从餐厅走出的时候,他绝不会回头看的。
 
无论相遇是默契,熟悉,命运,或是苦心经营,都抵不过,救世主与韦斯莱并不需要相遇,他们日日夜夜,一年四季,都在一起。
 
 
【有多少人,你还能记得初见的情形呢?】
 
2、
 
晚前最后的夕阳从大大的落地窗泼进来,然后从书架的间隙漏过,星星点点,斑斑驳驳。马尔福把自己的手搭在书脊上,然后开始向书架的另一端走动,手指感受着书的质地,随着书的变化起起落落。
 
马尔福在寻找,但不是在寻找一本落满灰尘的书。当他终于找到一道干干净净的缝隙,通向那张坐了救世主的书桌时,韦斯莱把自己面前摊开的书推到救世主面前,然后指着一行字傻笑。韦斯莱偏过的头挡住了原本落在哈利侧脸上的阳光,让他的表情晦涩不清。但他抬起手,点了点那个韦斯莱的鼻翼。
 
于是,马尔福的心跳又开始放缓了,低沉,如擂鼓一般有力的响着,震的他痛。
 
“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鼻子上就全是巧克力渣。”
 
女孩子的声音传过来,马尔福再向前踱了一步,这道缝隙中,他能看到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坐在对桌。
 
“我记得啊。”
 
救世主说,然后捂着嘴嗤嗤的笑。韦斯莱还是愚蠢的用手去蹭那些令人恶心的污渍,表情带着傻气的迷茫。
 
一分一秒,阳光渐渐从图书馆退潮。当灯光倏忽亮起的时候,马尔福把他的手指从书脊上移开,后退着走掉了。
 
那天夜里,他把自己扔在床上,闭上眼睛,装模作样的去回想。你看,克拉布,高尔,帕金森,扎比尼。他们好像一直就在那里,天生就在那里。童年的记忆一点点剥落残损,记起来的不过是无所事事的日常中掉下来的碎屑,而所谓的初遇,早就在时间的洪流冲撞中死去。而更多,更普通的人,都是在某一天忽然的涌入他的记忆,嘈杂的,自顾自的安了家。从未没经过他的同意,他也不曾花时间去留意,从此驻扎在他回忆的各个角落里。那一天,就是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一个平凡的开学的日子,数以千计的同学忽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而且,也是他初遇救世主的日子。
 
那时夏夜间铺天盖地压抑的黑,古旧建筑庄严沉稳的压力。安静的过分的背景,明亮的耀眼的绿眼睛。
 
“...”
 
马尔福看见那粉色的薄唇轻轻嗡动,十一岁男孩明亮清脆的嗓音在他耳边回响。
 
接着,马尔福把自己的灰眼睛睁了又闭,闭了又睁,窗外的风游过,带走了些许体温。他不再装模作样,他开始用力的回想,从自己的脑海深处挖掘一层层上锁的记忆。可男孩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什么表情,他想不起。
 
 
【那么…】
 
3、
 
干荨麻,蛇牙,豪猪刺,带触角的鼻涕虫。
 
斯内普教授捧着一本厚重的羊皮卷,低头坐在讲台后专心致志的批阅。马尔福把鼻涕虫放入刚刚煮沸的水中,捧起研钵,将一颗蛇牙丢进去。叮——,蛇牙掉入石英研钵响起好听的声音,接着是有节奏的捣碎的声响,听起来如同有韵律的乐曲。
 
救世主在他前面一排的位置,手忙脚乱的切割荨麻,豪猪刺在桌子上散乱着,鼻涕虫的黏液都黏在桌板上。坩埚中的水还未沸腾,不温不火的吐着小泡泡。救世主扔下切到一半的荨麻,准备用两只手指拎起鼻涕虫的触角,咚的一声丢进去。
 
“噢。”
 
飞溅的温水喷洒在救世主的校袍上,他发出压抑而短促的惊呼。事实上,静悄悄的教室还是能听到一切声音,斯内普微微抬抬头,又低下去。
 
“脑子里全是芨芨草的波特先生,想必你应该不会忘记自己会漂浮咒吧。梅林保佑,希望我们大难不死的男孩在制作这么简单的魔药时不会自己把自己炸死。”
 
班上充斥着低低的笑,马尔福的嘴角也有点勾上去,挥舞着魔杖把煮好的鼻涕虫捞出来。可是救世主并不显示出一点的开心。他的两片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睑垂下来,仿佛盯着地底。他的左胳膊无意识的抬起,抓住自己握着魔杖的右臂。马尔福将要完成的笑又落下去,救世主在悲伤,救世主在抗拒。
 
直到韦斯莱忽然出现在马尔福的视线里。他的手从男孩的背后绕过去,手掌轻轻的在男孩的肩头拍击,两人的头凑的很近,头发几乎缠绕在一起,耳语式的呢喃只属于他们自己。
 
空气在变得压抑,如果你那时在马尔福身边,你会感受到的。他身体辐射出的热量渐渐增加,握着魔杖的手掌渐渐攥紧,呼吸渐渐深重而急促,研钵的敲击变得杂乱而无规律。他的视线顺着那只忽然伸出的脏手慢慢下落,落到他干净的桌面上。
 
干荨麻,蛇牙,豪猪刺,带触角的鼻涕虫,月长石,蟾蜍,坏血草,独活草…
 
坏血草从他的桌面飘起来,抖动着,却缓慢的向右移动。荨麻和蛇牙在韦斯莱的坩埚中熬煮着,翻滚着粘稠,浑浊的泡泡。马尔福的思维是断裂的,他忽然不知道坏血草是什么,会造成什么,它明明一直刻印在他的脑海里。现在,他只想着把这团东西,丢到那口肮脏的坩埚里。
 
救世主动了,马尔福飞快的停下了动作。坏血草失去魔力的支撑,扑簌簌从半空落下,掉在冰冷的地砖上,散落一地。严格的来说,那是救世主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大动作,还是让尊贵的小少爷受了惊。马尔福看到,在坏血草落下之后,韦斯莱收回了自己的手,救世主别过身,侧脸带着明媚上扬的笑意。
 
他很开心。
 
马尔福这么想着。
 
马尔福自然是有能力知道哈利什么时候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但有些东西他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比如他不知道,他自己身上积攒的戾气就在那时忽然一口气被抽干,流放在不知名的角落,消失殆尽。
 
 
【我曾在雨中关上了伞,记住那粘稠翻涌的凉】
 
4、
 
马尔福在救世主之后,把自己盛着魔药的玻璃瓶放在小小的木框里,接着,收到救世主因挑衅而特意绽放的灿烂笑意。同样笑着的还有韦斯莱家的巨怪,双手撑在桌子上,笑的令人恶心。
 
你说,救世主温柔亲切,他从不为了自己的胜利而欢呼。
 
是的。因为你不是马尔福,所以你不会知道救世主对着马尔福时,忽然就表现出的傲气和自信。
 
马尔福记得他骑着光轮2000在空中极速飞行,速度仿佛使他在身后拖出重影。他的袍子在他身后翻飞怒吼,他的侧脸却出乎意料的沉静而坚定,眉头舒展,气定神闲,他如同自己一样享受着高速的飞行。他抓住金色飞贼的那一刻,会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的自己,露出这个灿烂的笑,然后减速,在空中悬停。接着,他不再自傲,干干净净脱掉自己的光环,融入那个低贱的队伍里。
 
马尔福记得他是如何反驳自己的。他偶尔陈述格兰杰的身世,救世主的反驳就会毫无征兆的降临。他的绿色眸子被怒火引燃,闪着彩色的光晕。他站在女孩的身前,胳膊不自觉的张开一些,他想保护什么的时候就会这样,仿佛可以把一切挡在身后。当他被韦斯莱拉回去之后,他会咬住自己的嘴唇,拉住自己的手指,重新变得谦卑,温驯。
 
马尔福还记得一天夜里忽然下起的暴雨。它带着雷鸣,狠狠捶打着大地。他的救世主抱着一本草药学,靠在前厅的柱子边,目光悠远的透过雨幕,不知看向哪里。他那时拿着一把黑色的大伞,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他不断地踏着小步子,前厅的人群来来去去,他始终与救世主之间差着几英尺的距离。
 
然后救世主忽然像感应到什么一样看了过来,视线穿越重重人群。马尔福下意识的迅速躲开这道闪耀的目光,然后踏着小小的步子,向那个方向走去。啊。一个奔跑着的,带着水声的脚步从自己身边踏过,他停下,再抬起头去,韦斯莱把自己头发上的水珠甩了救世主一身,然后撑开红色的伞,把他搂在自己左边,两人在暴雨中并肩奔跑,渐渐远去。救世主踏在水中的步子还是一样的节奏,干净,好听。
 
于是,马尔福把手中的伞立在救世主靠过的柱子旁,安静的走进雨里。他那天走了很远,走了很久,好像把许多许多丢在了电闪雷鸣中。
 
所以,马尔福用余光目送救世主和韦斯莱离开,拥挤的教室好像瞬间变得空旷而安静。他抱着双臂,用心感受记忆里粘稠,剧烈,令人窒息的雨。
 
5、
 
你有过由心而生的嫉妒吗?
我有过。
就像是从山顶流下的一股山泉,汩汩地流成小溪。在小溪中浸泡的垂柳柔软而青翠,山间美好到称得上温柔。
于是,那泉水无声无息的闯下来,忽然撞开了泥土与碎石,裹挟着恨意呼啸而过,那时,
它是岩浆。
 
有多少人,你还能记得初见的情形?
那些泡沫,不经岁月挤压便轻易消失,即使你刻意去存去护,你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它日渐消失,布满空洞。
噗的一声,它便死去了。
正如你所见,我只记得那天压抑的黑夜与你一星半点的残音。
我越回忆,它越脆弱,经不起一点琢磨。
 
那么,你会因为我记得与你初遇的这点特殊而欢欣吗?
那么,我会因为我们之间的这点风景就流连吗?
那么,不带有占有欲的妒忌,它有根吗?又扎根何处呢?
 
再美的云朵,再蓝的天空,我亲手编织的画卷,小心翼翼保护的泥土,辛辛苦苦存留的香气,其实,都敌不过一样东西。
我曾在雨中关上了伞,记住那粘稠的翻涌的凉意。
我以为我忘记的,我以为我会忘记的,其实都无所谓。
我把它们写在轻飘飘纸上,让纸帮我记得。
因为它们,最终都敌不过一样东西。
它是岩浆。
 
-《日间妒》

评论(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