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六至完(剧情向/私设如山)

#迟来太久的完结…

#努力把自己挖的坑填满…

第六章

A

“咚咚咚——”

手中紧紧攥着门钥匙,提着小小行李箱的德拉科在别墅的院子里出现。草木长的茂盛,和幼时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斯内普教授走后,他以放松心情为理由,向纳西莎要来了这里的门钥匙,拒绝了纳西莎陪同的要求。他不是第一次骗纳西莎,但纳西莎充盈着忧虑的眸子让他无所适从。

可他有不得不来的理由。

纳西莎和卢修斯总是忙碌的。卢修斯不必说,马尔福的家主,年幼的德拉科总是几天都见不到一次面。而纳西莎,即使在家,也忙于接待各家的夫人和孩子,甚至德拉科都不得不出面交际。日复一日,厌倦和不满滋生,那些虚伪的假笑德拉科再也不愿看见。就在那时,卢修斯休假,带他们到了这栋别墅。

整整一个周,小小的德拉科在纳西莎的陪伴下阅读,玩耍,在卢修斯的指导下练习魔咒。每天起床后,在餐桌旁总有爸爸妈妈在等候。即使之后卢修斯再难常来,德拉科还是喜欢这里,喜欢二楼卧室窗外能望见的成片树木。

如果自己要带走一个人,一定会带来这里。

他弯腰放下纳西莎整理好的行李箱,抬脚走入马尔福家过于大的花园。

即使加紧了脚步,德拉科打开别墅大门的时候,也过了好一阵子。客厅的陈设一如当年。他未来得及感慨,水晶吊顶从他头顶落下,哗啦啦的碎了一地。他躲闪不及,金属灯架划开他左手臂。他低头略略检查,再抬头,黑色的袍子映入眼帘。

“刚准备去找你,你就找上门来了。”来人的样貌在兜帽下看不清,只是苍白的嘴角勾着阴测测的笑。他一挥手,身边年迈的家养小精灵低眉顺眼的躬身退下。

德拉科看着家养小精灵,声音拔高了几度:“柯因!”

“对不起,小少爷。我无法违抗他的命令。”柯因把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撞向地面,一眼不看德拉科。德拉科抬起手,除你武器咒朝男人射出。男人没有费心躲开,安然的站在原地。咒语没入他的身体,却毫无作用。

德拉科向后挪了半步,细密的汗珠顺着侧脸慢慢滑下。

“你拿着我的魔杖,你伤不了我,放弃吧。”兜帽被缓缓拉开,熟悉的浅金色头发出现在德拉科面前。男人轻轻抬手,哈利的魔杖直指德拉科,“钻心剜骨。”

德拉科一惊,往右跳开。一道切割咒打偏了钻心剜骨,而他,重重跌倒在地面。

“既然你就是我,你为什么要杀我?”德拉科躺倒在碎裂的玻璃渣中,紧紧握着魔杖,死死盯着男人向他走近。

成年的德拉科·马尔福俯视着德拉科,东青木魔杖宛如死刑宣判书。

“那你放了波特,他和我们没有关系!”

男人的脚步一顿,杀意毫无征兆的向德拉科袭去。德拉科艰难的挪了挪支撑着上半身的胳膊,尽管被玻璃扎的鲜血淋漓,他也无暇顾及,他只想在铺天盖地的杀意中维持基本的防御。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你没保护好他,我就不必回到这里…伏地魔死了,他也…你为什么胆小如鼠,心满意足的怯懦的瑟缩在他的背后。你为什么倨傲无礼,一句感谢的话都不肯从你肮脏的嘴里吐出。你明明爱他,色欲爱欲冲昏了你的头脑,你堕落你不堪,你却救不了他。如果不是你没保护好他,如果不是我没保护好她,如果不是我…”

德拉科轻轻动了动捏紧魔杖有些发酸的手腕,一时无言。大难不死的男孩最后还是死了吗?如果我日后选择我会救他吗?我,爱他吗?

“不过,这些都不会再发生了。我会保护他的。”

魔力在东青木魔杖上渐渐汇聚。

“阿瓦达。”

B

有一些模糊的画面慢慢闪过又慢慢褪去,蒙在眼前的雾气渐渐清晰,哈利睁开眼。

房间空无一人,拉的有些长的树影显示了时间,离自己上一次醒过来,最多一小时。谨慎的拿起眼镜,完全放轻脚步,甚至屏住呼吸,他看了看窗户外的景象,楼下是空旷的后院,四周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

他想起关门前小精灵的眼神,无论如何,他得趁这次机会逃出去了。

这间缺少烟火气的房间没多少储物功能,哈利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搜寻了一下,在墙角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厚重的牛皮本,和十几瓶减龄剂。几乎是下意识的,哈利忽略了逃跑,翻开了那个稍显老旧的本子。

他需要确认。

扉页,飞扬跋扈的花体字稍显稚嫩,Draco Malfo,德拉科的名字,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迹和内容。

第一页。

1991年9月1日
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男孩,可他居然拒绝了我的握手,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哪一点比不上那个韦斯莱了。我会让他认识到马尔福的伟大的。

1991年9月2日
斯内普教授为难他了!我应该告诉他答案的,这样他就能知道我的厉害了…他也不用被骂了。

1991年9月3日
他上课的时候又在和韦斯莱家的小子打闹了,很不爽,往他的桌子上抹了蟾蜍的黏液,叫你离他那么近!



日记事无巨细的记载着关于哈利波特的所有事情,口吻中透露着马尔福式的高傲,和他印象中的马尔福不可能出现的温柔与担忧。是的,是他,这绝对就是他。而且…是一个不太一样的马尔福。不再停顿,哈利迅速的翻到有字的最后几页,日期是1998年5月。

哦,梅林。哈利在心里咒骂着,屏住了呼吸。

大篇幅的刺眼白色中,只有几个单薄的单词,孤零零的皱缩在纸张中央。

他死了。

而今年,是1996年。

哈利紧紧地握着这本日记,清晰的指甲印留在牛皮制的封面。自己死了…在未来,在不久之后的未来,他会死去。那几个单词在他眼中狠狠镌刻,烙印的越来越深,最后变得陌生,灼痛了双眼。

这是属于未来马尔福的日记。或者说,是属于某个时空里,爱着“自己”的马尔福的日记。

那么所有疑问豁然开朗,眼神中透着绝望和肃杀的马尔福,莫名其妙温情满满的马尔福,轻松进入斯莱特林寝室的杀手,能进入有求必应室,还能让有求必应室布置出布莱克宅的黑袍人…

无论是为什么,这个马尔福都打算杀了这个时空的马尔福。

为了自己。或者说,为了他的那个哈利。

楼下传来巨大的玻璃碎裂声,在华美的宅子中回荡。哈利一愣,夺门而出,嘭的一声摔上的卧室门带起一阵风。日记的最后一页缓缓翻过…

2000年
魔法完成了,等我。


第七章

“哦?”成年的马尔福挑挑眉。刚发出的夺命咒被躺倒在地上的男人再次躲开。他几乎是蓄谋已久的,一个翻滚,单膝跪在了地上,恶狠狠的望着自己。

那又怎么样呢。

两个马尔福都知道,这场战争,有一方是几乎毫无胜算的。德拉科只是在垂死挣扎。不知何时,旁边的家养小精灵柯因已经失血过多昏死过去,口中还是不断的咕哝着什么。

“我第一次没有杀掉你,在斯莱特林。”他又漫不经心的丢出两个伤害咒,德拉科慌乱中给自己加了几个盔甲护身,左边的衣袖已经被鲜血染红。“我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和我有什么不同。”

德拉科小心的环顾着四周,小步的向左挪动,试图和他拉开距离。

“可惜的是,没有什么不同。我那天,在有求必应室带走了他,你就在门外,你竟然毫无觉察。从那时起,我就决心杀掉你了。”

“不必了。我不是你,他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他,我会保护好他的。你省省心吧。”德拉科紧紧攥着魔杖,缓缓的移动。随便说点什么吧,再争取一点时间吧…

“你和我有什么不同!日复一日的望着他的光环,年复一年的活在他的身后,在角落里,用自己都恶心的贪婪目光看着他,却不敢迈出一步!”

“那只是你,可怜虫。我爱他,我当然会保护他,总有一天会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而你,只是一个让爱人死去的、懦弱的可怜虫!”

“不可能!”

他动怒了。他的杀气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德拉科从未想过他日后会变成一个这样恐怖的男人,深厚的魔力似乎一触即发,杀气中似乎透着千万人的血腥味,身上环绕着散不去的绝望和阴霾。

如果波特死了,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人吗?

德拉科无暇去想这个,他动怒了,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破绽了。

“阿瓦达!”

两道阿瓦达在空间碰撞,同时偏过一个角度,朝一旁飞去。绿光急速在空间里穿梭,直指忽然出现在楼梯旁,因为他们对话目瞪口呆的哈利。他还穿着过于宽松的衬衫,湖绿的眼睛因为猝不及防闪着惊惧的光芒。

“闪开!”

德拉科的血液在倒流,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声在他耳边回荡。他只来得及发出这声无力的呼喊,不自觉的向哈利跑去,手中的魔杖已经泛出盔甲护身的光芒。

时间仿佛静止了。两道阿瓦达都到达了,盔甲护身才堪堪附了上去。哈利看着忽然幻影显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马尔福缓缓倒下,下意识的扶住了他,成人的体重带着他一同倒在地下。他还是那双灰色的眼睛,只闪着独属于“哈利”的温柔,那些绝望,阴狠,全部都消散了。

德拉科在不远处,脱力的跪倒在地上。他介入不了。

“哈利,哈利。”他把手覆上哈利的脸,轻轻的呢喃着。20岁的马尔福,更加苍白,更加瘦削了。

“有办法回去吗,你有办法回去的吧,别死啊,别死在这里啊。”

“叫我德拉科,说你爱我。”

“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我爱你…”

他的笑越来越明朗,手却终于无力的垂下了。

“有人保护你,我去找他了。”

哈利紧紧的搂着他的上身,呼唤着,他却竟然开始缓缓消失了。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在空气中消散。那浅蓝的光点,就好像守护神身边的光圈一般。哈利低着头,抓的越来越紧,最终,还是什么都抓不到了。

东青木的魔杖跌落在地上,滚到德拉科的脚边。

他拾起魔杖,走到坐着的哈利身旁。他蹲下身,手伸出去,想要环抱住他,却又收回,在哈利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僵持着,自我斗争。最后,他只在哈利肩头轻轻拍了一下,将东青木魔杖放在他身边。

“别哭了。很丑。”

第八章

A

只穿着衬衫的波特在楼梯上方走着,德拉科几乎不敢抬头,短短的楼梯仿佛走了几个世纪。

刚见证一场死亡的波特异常沉默,他甚至都没有了推眼镜的小动作,垂着头,安静的停在德拉科小时住过的卧室门前。门被轻柔的打开,德拉科毫不惊讶的发现,这里还是自己最爱的那个样子。

视线跟着波特飘到桌前,他拿起一个日记本,又走了出来,交到自己手上。

“这是他的,给你比较好。”

德拉科接过本子,草草的翻开几页,嗤笑道:“他的脑子还真是被巨怪踩过,居然会写这种东西。”

哈利勉强的扯了扯嘴角,算是回应,把自己安在被子里,抱着膝缩成一团。

那可是我的床。德拉科用余光瞟着那个显得脆弱而不安的救世主,思前想后说点什么破解气氛。

“嘿,马尔福。”没想到是救世主先开口了,“当做这个没发生过吧。你也不再有危险了。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德拉科高傲的昂起头,直视救世主翠绿的目光,却在救世主把头重新埋回臂弯之后,神情一点点黯淡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卢修斯和纳西莎来了,一同来的还有魔法部的人和邓布利多他们。场面混乱不堪,各方的人争执着,询问着。德拉科在余光中一直锁定着波特,他一言不发,有力的沉默着。于是他也不敢说一句话,效仿的安心。

他再次回到家,已经是两天后了。学校、父母和魔法部周旋了许久,才把他俩全部从看管状态解放出来。毕竟,就算只是两人的打架斗殴,有不可饶恕咒出现,就变得异常严重了。

他回来收拾收拾东西,就该回霍格沃茨了。

回到和救世主针锋相对的日子了。

他把属于另一个马尔福的日记本郑重的放在行李箱的底部,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摞书。书的最下层,是一个熟悉的、牛皮制的本子。马尔福翻开它,用羽毛笔蘸了墨水,不知如何下笔。墨水狠狠的坠下来,滴在本子上,溅出一朵小花。

1996年5月2日
他说对了,我什么都不敢对他说。

-End-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