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直男癌

#好久不见…(逃

#我的脑子八成有坑系列

德拉科是个直男癌。

还是个脾气不好的直男癌。

自从赫敏向潘西科普了这个词之后,没人比潘西体会的更深。


“潘西,你为什么把眼睛涂成灰色?看起来像你的坩锅刚炸过!”

“潘西,谁又对你的头发做了什么,为什么它前面比后面长,是格兰芬多记得报仇。”

“潘西,你的嘴唇…”

“潘西…”

ヽ(`Д´)ノ ┻━┻

搞死你哦,铂金孔雀男。

潘西摸了摸自己刚剪的沙宣,最终还是只说出了——

“刚才好像波特去找塞德里克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看着德拉科浅金色的背影和开屏般的黑色袍子,潘西内心忽然冒出这句中国千年至理名言。


德拉科是个直男癌。

九台拖拉机都扯不弯的那种宇宙究极直男。

他带着克拉布和高尔把霍格沃茨翻了个底儿朝天之后,又去赫奇帕奇休息室门口闹了一通,把塞德里克翻来覆去的问了遍,精细到上一顿喝的南瓜汁含糖量的百分数,终于把窝在寝室渡劫(睡觉梗 不知道的可以百度修仙)的哈利给吵出来了。

“这又是干嘛呢。”哈利打着哈欠,随便套了件衣服就走出来了。顶着百年经典的鸡窝头,睡眼惺忪的往门框边一靠,“我还赶着回去飞升呢。”

德拉科的眼睛蹭的就亮了起来,宛如100w的LED节能灯,闪的哈利眼睛都瞎了。

“我就说他没来找我啊!”

大男孩塞德里克挠挠头,感觉心塞塞的,塞的都要心肌梗塞了。

我可能是叫立刻得塞吧。

然而直男癌并没理这个被潘西坑的找不到北的同学,径直走到哈利身边,把他卡在自己和门框中间。

渡劫没成功的哈利皱起眉,又打了个哈欠:“想打架啊,等我醒了再说…”

“哈利,你的头发怎么回事,你怎么不知道打理打理?

还有,你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这里可是公共场合!

如果你脑子和巨怪的还有点差别,你就该知道出门前要洗脸!

你…”


“天气真好。”

潘西拉着赫敏坐在湖边,没来由的感概道。

赫敏抄起手中堪比9.9包邮斗殴用加厚板砖的书砸在潘西脑袋上:“你看到这黑压压的乌云了吗好个屁,你脑子莫非被直男癌怼没了吗?”

“所以说啊,他都不是个直男,为什么他的直男癌已经无药可救了?”

赫敏望着潘西绝望的目光,陷入了沉思。


德拉科是个直男癌。

如果哈利知道这个词,他一定会指着鼻子怼死德拉科。

不过,他现在只能在直男癌神一般的叨逼叨逼叨中,扶着酸痛的腰挺尸。

好在孔雀男买的点心还是很马尔福的嘛。

—End—

评论(6)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