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五(剧情向/私设如山)

没…没灵感抱歉现在才…

第五章

A

亲爱的高尔...

德拉科写下这句话,然后重重的划掉。他把这张纸团揉乱,丢在身旁的废纸篓中。纳西莎在身后看着,脸上挂着欣慰的微笑。

德拉科在这样的笑容下,只好硬着头皮写下去。

“高尔:”

德拉科点点头,觉得这样总算不错了,继续写下去。

“我在家已经不再做噩梦了,希望你们一切都好。在我走了之后,哈利·波...”

写下这个单词,德拉科停住了,偷瞄了一眼母亲之后,偷偷的把这张纸撕掉了。


在家的这些天,一切都好的出奇。再也没有噩梦缠身,自己也在潜意识里把那个黑袍人忘在脑后。但是,波特现在怎么样了呢?不管怎么说,自己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按照他那个巨怪容量的脑子,应该还在钻牛角尖。

但是,自己好像离他更远了。

那扇门再次出现在他的回忆中,德拉科被自己忽然而来的失落吓到,再次握紧笔,却没有可以落笔的地方——纸已经被他撕掉了。他再次从信纸堆里翻找时,一只猫头鹰从窗外飞来,是高尔的。

“哦,小龙,看来你的朋友很挂念你呢。”纳西莎笑着,打开了窗子。

德拉科站起来,以便猫头鹰停在德拉科身上。它身上挂着一张小纸条,带着不整齐的撕裂口。德拉科把纸条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很小的一张纸片,写着简短的几句话——

“你走之后不久,波特不知道为什么来找你,还是老蝙蝠带来的。”

德拉科轻轻一笑。

“然后,没找到你,波特跑出去,然后好像就失踪了,几天都没人见到他,老蝙蝠都出动去找他了,现在学校乱成一团了。”

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卧室的门打开了。

“西弗勒斯?”纳西莎惊讶的看着门外的人,礼貌的笑容变成了担忧,“发生了什么?”

“马尔福夫人,我能和德拉科单独待一会儿吗,学校出了一些小事情。”

“什么事情?”纳西莎眉头紧皱,“卢修斯不在,有事可以当着我的面说。”

“出去吧妈妈。”德拉科脸色苍白,跌坐在扶手椅上,“是之前我请教教授的一些事情。”

纳西莎问询的望着德拉科,却被他避开了视线,不情不愿的出去了。室内一时间安静下来,斯内普大跨步走到德拉科面前,德拉科眼神在地板上游移。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和哈利·波特?”

“没有。什么都没有。”德拉科摇着头,“他只是知道我做了梦...他以为是...是神秘人。”

“他那天是准备去找你的。接着他就消失了,已经是第三天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德拉科忽然冷静下来,就好像漠不关心一样,抬起头凝视斯内普的眼睛,“我不会主动找他,我不会向他寻求帮助,我也没能力让他失踪。”

“那么,你梦里的人是神秘人吗?”

德拉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斯内普低沉的声音升高几度,仿佛湍急的水流:“是吗?”

“西弗勒斯。”卢修斯的声音与门打开的声音同时响起,他的衣衫皱成一团。

德拉科没去管他们又说了什么,压低声音争吵了什么。他心中只有那扇过于沉重的木门,压在心口,压得他生疼。

如果,如果,他打开那扇门,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是什么!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轻轻推动那扇沉重的门。门内是漆黑的卧室,只有坚硬如冰的月光,打在地面上。一个黑袍人坐在床边。

看清啊,看清他是谁啊,你曾看到过的,德拉科。

突然,他的睁开了眼睛。一把匕首从他的头顶猝然而下,直直插入胸口。德拉科没有去看匕首,他看着那黑色的袍子。兜帽下半张苍白的脸,愤怒紧抿的薄唇。那人收起匕首,起身走了,皮鞋发出噔噔的响声。

血从胸口沁出,带走了体温。

德拉科看见了他的眼睛。

湛蓝的,透着绝望与杀意的眼睛。

B

“你醒了。”

哈利在迷茫中睁开眼睛,马尔福就坐在床边。他换了一身衣服,用从自己这里拿去的魔杖招来一件衣服,轻轻地落在他手边。哈利甩了甩头,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怎么了?”

“你...你好像,身体有点虚弱。”

哈利狐疑的试图坐起来,身体一软,被马尔福扶住,紧紧的圈在怀里。一个枕头飞到床头,垫在哈利的背部。

“不可能!”哈利奋力的叫喊,却只是被温柔的放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马尔福拿出自己的魔杖。被子缓缓的整理好,把自己裹在里面。

“你安心的呆在这里,过不了多久,我会解决一切,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马尔福站起身来,衬衫稍显空荡的挂在他身上。他弯下腰来,阳光从头顶打下,膝盖比床沿高出一个阶梯。哈利的眼睛被迫眯起来,马尔福修长的手指在蚕丝被上滑动,哈利内心警铃大作。下一秒,被子完全掀开了。哈利不着寸缕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他微微蜷缩起双腿,已经是能做动作的极限。

马尔福在床头侧坐下,把在枕头上靠着的哈利揽在怀里。大脑的挣扎信号在哈利体内似乎无法传达到效应器,哈利毫无反抗的靠上那个胸膛。那修长的手指拉起床边的白衬衫,将哈利的胳膊抬起,把袖子套上;那冰凉的手指在哈利的身上游走,哈利的脑子乱成一锅粥。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扣子从上到下,一颗颗扣好。

这衣服分明不是合适的大小,扣好的部分松垮的皱着,敞开的衣襟搭在哈利的大腿中部。那双手慢慢滑下去,只剩倒数两颗扣子。哈利的稚嫩仍完全暴露着,那双手刻意放慢了速度,轻缓的将衣服贴着它合上。冰凉的衣料,冰凉的手指,触感从最敏感的地方传上来。哈利的眼睛轻轻一闭,到底是怎么了。

原本在身后不远处的呼吸不知何时移到了耳畔,温热的气息一下比一下近,哈利尽力的将头偏开。

“小少爷,有事情发生。”

一个稍显苍老的小精灵端着一个托盘在房间的另一头出现。银托盘上是新鲜的面食和葡萄酒。小精灵抬头看了两人一眼,触电一样的迅速低下头去。

天旋地转,哈利发觉自己一瞬换了个姿势,背对着小精灵,彻底坐在马尔福腿上。自己的魔杖上放出光芒,身后传来一声惨叫,而银托盘却缓缓挪到自己眼前。

哈利拼命的想扭头去看那个小精灵怎么样了,但马尔福扶着他的后脑,强迫哈利看着他。那一双湛蓝的眼睛,暴怒和杀气还未褪去,又覆上一层温柔。

这一定不是德拉科·马尔福。

这一定不是。

哈利身上的衣服被迅速整理好,马尔福想了想,又招来其他的衣服。马尔福小心翼翼的替他穿好布料柔软的衣物,房间那头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哈利愤怒的望着他,而直到裤子穿好,马尔福才抬起头来,注意到哈利的目光。

马尔福转过头去,惨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压抑的呻唤。

“马尔福。”哈利更生气了,冰冷的望着眼前的人。

“德拉科。”马尔福把他再次塞在被子里,毫无感情的念。

“马尔福!”

“德拉科。”

“...德拉科。”

马尔福眼睛一挑,把葡萄酒递给他。哈利一口喝下,魔杖的光芒放出。小精灵身上的钻心剜骨解除了。它狼狈的爬起来,深深朝马尔福鞠了个躬,恭敬的消失了。

“你到底是谁?”睡意再次袭来,马尔福的手在提他掖被角。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马尔福起身离开了。睡意越来越深,哈利强打着精神盯着他的背影,不想错过一点信息。马尔福拉开房间的门,门外是有着金色栏杆的走廊,小精灵等在外面,卑微的捧着一件外套。

马尔福回头看了看哈利,咧了咧嘴角,拿起小精灵捧着的外套。

小精灵偷偷望着哈利,缓缓将门关上。在门关上的最后缝隙,哈利看着马尔福抖开那件衣服,披在身上。

一件黑色的长袍。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