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四(剧情向/私设如山)

woc去你妈的排版
气哭థ౪థ

第四章

A

“小龙!”纳西莎从沙发上坐起,掩饰不住欣喜。

德拉科从壁炉走出来,纳西莎和卢修斯二人都在沙发上等待。他机械的放下手中的箱子,迎接了纳西莎的拥抱。家里的陈设无甚变化,他却无端的觉得精简了许多,透着风雨欲来的气势。纳西莎把手从德拉科的颈后拉到他瘦削的下巴,轻轻撩开他额前的碎发,把他环视的目光拉了回来。

“你瘦了,还有黑眼圈了,我可怜的孩子。放心,无论是什么,妈妈都不会让它伤害你。”纳西莎的拇指随着话语划过这些地方,德拉科有些窘迫,把视线从母亲身上移开移开。

卢修斯瞥了一眼纳西莎,收到了她不甘示弱的回瞪。气氛有些诡异,德拉科对着父亲安慰似的浅笑一下。卢修斯显得没那么从容,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停了停,又拍了拍纳西莎。

他跟着纳西莎走进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温暖而明亮,一切都和学期初一样。

“你爸爸和西弗勒斯都沟通过了,东西都为你准备好了,你在家可以自己学习。”纳西莎坐在书桌前,将一本本书摞整齐,“你先待在家,家里很安全。”

德拉科点点头。他不喜欢这个关于安全与恐惧的话题。“你的父亲他...”纳西莎拿起一本书,端在手中,欲言又止。少有的沉默空气提醒着德拉科,让他投去了注意。

“哦对了,你想要去度假吗?”纳西莎仓促地把书放下,话题戛然而止,“马尔福家也树大招风,但是我们在南边度假的那栋别墅几乎没人知道,我还记得你很喜欢那里。”

对。那是一栋不算太大的双层别墅,小时候父亲和母亲带他去过。没有来找母亲闲话满身不同香气的贵族夫人们,也没有来找父亲谈话正襟危坐的贵族家长们。只有二层窗口看到的树,以及四处飞舞的鸟儿。德拉科想起幼年的那段时光,勾起了嘴角。但随即,那笑容淡去了,他坚定地摇摇头。

“我只是回来稍微休整几天,母亲,那对我的继续学习是有益的,而不是去度假。您可以不用过于担心我,我很好,我相信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神经过于紧张。”午时的阳光太过于温暖,德拉科已经感觉到倦意扑面而来,他的眼皮变得沉重,多夜未眠的困倦席卷,催促他的入眠。

“是的,只是你太过紧张了,西弗勒斯会给你调好魔药的。”纳西莎优雅的走过来,吻了吻德拉科的额头,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爱你,小龙。”

“我也爱你,母亲。”

“记得给朋友们写封信,晚饭的时候叫你。”

母亲为他带上了房间门。那一瞬间,他重重躺倒在自己温暖舒适的大床上,一切都美好而安详,阳光温和的铺开。他闭上眼睛,手放在自己胸口,期待着自己瞬间进入梦乡。

安全。

他脑海里浮出这个单词,继而浮现出那扇沉重的雕花木门。他见到它时,它沉重的关着,隔绝了他的视线;而直到现在,它在他的记忆里生根发芽,也是威严紧闭的样子,压在他胸口。

因为他不曾打开过它。

B

窗外有树影摇曳,拖长的日光显示着时间已经流逝。哈利坐起来,揉揉发痛的后颈,环视四周——他的魔杖不见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干净整洁。床边挂着帷幔,床下摆着拖鞋,他踩上去,拖鞋变成了和他脚一样大小的尺寸。床边有一面墙的巨大衣柜,另一边是一张转角的桌子,哈利观察着这一切,警惕的走向房门,一步一步,悄声而行。

“咔——”门开了,哈利瞬间僵在原地。来人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南瓜汁和牛排,两人份的。哈利和他对视半晌,两人似乎都有些措手不及。

哈利望着他金色的头发,迟疑的问道:“马尔福?”那人一愣,点点头,把手中的银质托盘放在桌子上,逃避着哈利的眼神。

“你为什么会在这?是你把我带到这儿来的?”哈利不再小心翼翼,疑惑渐渐占据了主导。

马尔福眼中是他熟悉的阴郁,和哈利未能解读的那种情绪。他把椅子拖出来,示意哈利坐下。

哈利没有买账,一把扯过他,直视着他:“说啊!”

马尔福低头看着哈利,声音沙哑而低沉:“不安全,对不起...除了这里,哪里都不安全。”

哈利感受到这房子周围强大的结界,不禁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伏地魔...”马尔福吐出这个词组,抬起了哈利的下巴。湛蓝的视线在他脸颊上,游移,哈利终于读懂了那种情绪——绝望。听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哈利反而镇定下来,望着他充斥着绝望的眸子,轻声说:“我从来到霍格沃兹,就知道自己会是伏地魔最大的仇人。我从不惧怕他,他就好像,我的宿命一样。放心,他不会轻易伤害你,让我回去。”

哈利把手伸出来索要自己的魔杖,但马尔福看看他的手掌,又看向哈利,眼神竟然称得上温柔:“对不起,我不能还给你,你会走。而且,我的魔杖,丢了。”

“丢了?”马尔福不再回答,只是坐下,把一份牛排推到空座位面前。

哈利感受到饿意,狠狠瞪了马尔福一眼,坐下开吃。马尔福也坐下,盯着哈利。那灼热的视线让哈利觉得身上多了一个洞,无语的撇撇嘴,尽量快速的吃完了碗里的东西。

“魔杖可以借你。”哈利喝下最后一口南瓜汁,收拾餐桌的马尔福不可置信的停住了,哈利赶忙补充,“但你得尽快把我送回去。你也还是回家吧,你父母都那么说了,肯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回家...?”马尔福的气势一下变了,那股杀意和戾气骤然出现,哈利不禁一个瑟缩。

“对了...你今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不是都回家了吗?”哈利觉得不对,渐渐戒备起来,向房间的另一边靠过去。

马尔福默然无语的收拾好桌子,端着餐盘准备转身出去。

“等等!马尔福!”哈利站在床边,心跳猛烈而极速,他叫住他,“我,为第一次你找我握手的时候拒绝了你而道歉。”

“没关系。那时候,是我自大了。我那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愚蠢的贵族少爷。”马尔福竟然笑了,苍白的脸也稍显温暖。

哈利看着马尔福表情的自嘲与怀念,狐疑的放下了戒备。忽然,眩晕袭来,他感觉自己向后倒去,有金属器碰撞的声音,他停止了坠落,躺在一个臂弯里,面前是马尔福温柔的、湛蓝的眼睛。

哈利抵抗不住,沉沉的睡过去。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