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三(剧情向/私设如山)

…在车上晕车手机写的…哭泣…排版有问题

逼死强迫症


第三章


A


月亮被云遮住,一点残烛在书桌上孤独的燃烧着,空间里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起风了,发丝被撩动,扫的耳廓有点痒。德拉科在睡意朦胧中伸手去摸,却动不了。睡意消去了一大半,他奋力挣扎着,连眼睛都睁不开。
风骤然变强,温暖的橙光猝然消失,德拉科的体温被风渐渐夺去。
噔,噔。
德拉科感觉到自己床的一边陷下去了,一直手隔着被子轻抚着自己的胸腹,一下,一下,温柔而规律。
救我。
呼喊卡在喉咙里,他更加奋力的挣扎,肢体却毫无反应。
救我。
我醒不过来了,救我!
他的睫毛颤抖着,颤抖着,眼睛猛然睁开——
一件黑袍,一个紧抿的唇角,一把刀,隔着被子,刀侧在自己的胸腹上摩擦,一下,一下,温柔而规律。



“真羡慕你啊。”高尔仰躺在沙发上,上下抛接着一个弹力球。


“是啊。”克拉布小口的吃着一个草莓布丁,“我想念我妈妈做的浓汤了。”


德拉科狠狠把手中的毛衣丢到箱子里,转身去拿另一件,关衣柜门的声音震耳欲聋。克拉布瑟缩一下,专心的吃起布丁来。


“嘿,”高尔忽然坐直了身体,球从空中掉到地上,咚咚的滚了很远,“你要去哪儿?待会儿你就从可以直接从这里飞路回家了。”


德拉科停住开门的动作,轻蔑的丢了个白眼,跨步走了出去。


“波特在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赫敏合上手中镶着金边的《魔法生物保护论》,抬眼看着德拉科。休息日图书馆人烟稀少,偶尔有几个拉文克劳的学生经过,目不斜视。


德拉科锤了一下桌子,俯下身与赫敏直视:“我找过了运动场,大厅,花园,甚至...甚至你们格兰芬多休息室我都去过了。”赫敏眼睛向上一挑,德拉科的头低下去,又扬起来,“总之,我需要找到他。”


说完,德拉科就站直起来,转过了身背对赫敏。赫敏盯着德拉科的背影许久,翻开了书:“好吧,他最近心事重重的在查一些事情,今天去有求必应屋了。我和你说清楚,你最好不要找他的麻烦。”


德拉科转过身来,赫敏却专心的看着她的大部头,他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他昨晚又做了那个梦,同样的人,同样的匕首,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得找到根源,一定是有缘故的。他得去告诉波特,有不寻常的事情在发生。这是一件关乎人命的事情,即使他要回家了,但是波特也介入了这件事,他不能就这样丢下自己的责任。


他快步走出图书馆,加快脚步,渐渐地跑了起来。


如果这个人真的可以不知不觉的潜入霍格沃茨的学生寝室,如果这个人真的可以让人在睡梦中无法醒来,即使他只是一个梦境中的幻想,但他有可能是更大危险的体现...


走廊上有男孩搂着咯咯笑女孩,有学生在教室边上聊天,画像给他打招呼,德拉科抛在脑后,他要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那一双从镜子里反射出来的、笑意满满的、湖绿色的眸子占据了他的脑海,他咬紧下嘴唇——如果,如果那时直接叫他不要管,就好了。


他终于停在一个空旷的角落,祈求着有求必应室出现。


出现吧,这一定不只是个梦。出现吧,让波特脱离这个由我引起的事情。出现吧...


德拉科缓缓睁开眼睛,原本光滑的墙上出现一扇门。他伸出手,覆上那扇古朴厚重的雕花木门,眼睛里盛满了哀伤。


我怎么忘了。他在心里念给自己听,我怎么忘了。


所有想要马尔福死的人,几乎都是波特的朋友。


他站在那扇门前很久,很久,木门的门环被他握在手中,迟迟没有拉动。


他在犹豫。



B


“赫敏。”哈利揉着太阳穴,把手中的一本书叠到旁边桌子的书山上,“我可能永远也不能找到我想要的书了。”


“这是不可能的哈利,”赫敏头也没抬,“你要知道,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会有前辈发现并且记录过,不可能是无根无据的。”


“那我也不可能在这么大的图书馆找到。”


“全部看完就好了。”


“...”哈利泄气的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臂弯里,“我很急,赫敏,真的。”


“等等!”赫敏刚刚深吸一口气,却被哈利激动的语气打断了,“有求必应屋!只要我想,一定可以的!”


说完,哈利一溜烟的跑走了。赫敏无言的看着他拿过来的书山,认命的动身,一本本放回去。



“吱呀——”


哈利打开有求必应屋的门,却发现有点不对。这里是小天狼星家里客厅的模样,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和糕点,角落里的钢琴纤尘不染。只是所有的家具上都细心的套着深色的布,柔和而温馨。


哈利微笑着看着这些,轻轻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果然放着放着一本书,《梦》。哈利端起咖啡抿一口,很烫,但甜度适中,奶香浓厚。他打开书的扉页,介绍的是梦的成因。壁炉的火光温柔的跳跃,哈利沉醉在这里了。


“!!”忽然,哈利的脖子被绳子勒住了,咖啡从手中落下,滚烫的灼烧着他的皮肤。那力道非常大,让他无法呼吸。他不得不跟着绳子的力道,躺倒在沙发上,手拼命的抓着绳子。


那扇美丽的深棕色雕花木门就在视线的不远处,哈利的眼睛一直飘忽在那扇门上。


救命。


他似乎听到了死亡的钟声,身体开始抽搐。跌入黑暗的前一刻,他才把视线从门上收了回来。他头顶上,是黑色宽大的袍帽。一滴水滴落在他脸上,他昏了过去。



窒息,恐惧,哈利猛然坐起来。他喘着粗气,抚摸自己的脖颈,那里似乎上过药,包裹着纱布。身上的衣服脱掉了,烫伤的地方上着药膏,自己躺在床上,周围竟然是布莱克卧室的模样。他一眼看见床头叠好的他的衣服,都被清理一新。


他拿起最上面的衬衣,钻了进去,扣子刚好解开两颗,很容易穿。到底是谁。


黑兜帽,黑袍。哈利穿上裤子的时候,最后那个画面忽然像电流一般窜过。


不行,要告诉马尔福。哈利飞快的整理好一切,留恋的看了一眼布莱克的卧室,推开那扇木门。他直奔斯莱特林的寝室,却被门口的画像拦住。


“口令。”


“我是格兰芬多的学生,我真的有急事要进去,求你了。”


“口令。”


“我不知道!我要去找马尔福!”


“光辉。”低沉的声音响起,哈利回头去看,是一身黑袍的斯内普教授。他没闲心去想别的,一心往里走,却被一股力量扯住。


“波特,如果你的脑子还可以用的话,你应该清楚你不知道他的寝室在哪儿。”


“可是...”


“来。”


斯内普教授的长袍翻滚着,召示着走路者的速度极快。哈利小跑几步,才勉强跟上。上了两层楼,斯内普教授停在一扇门前面,哈利冲过去推门而入——


“马尔福!我跟你说...”


高尔的薯片掉了一地,高尔厌恶的堵在门口:“鼻涕虫,你怎么在这?”


“德拉科呢?”斯内普教授走进来,带上门,高尔心虚的低下头让开。


“他,他刚从外面回来就走了,”克拉布说,“就刚刚。”


“我得去找他…”哈利转过身,从斯内普身侧穿过去,跑了。


“哈利波特!”斯内普教授从门口探出头出,喊到,“你准备去哪!”


哈利飞快的跑着,走过一个拐角,后颈一痛,失去意识。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