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笼中鸟·二(剧情向/私设如山)

突然发现这是个文不对题系列…?

第二章

A

“你在发呆?德拉科·马尔福?”

麦格教授的话让德拉科心脏猛地一跳,手中紧攥着的魔杖瞬间指向了讲台。四周一片哄笑,罗恩更是笑得夸张。

“我是让你把面前的花盆变成镜子,不是让你把我变成什么,孩子。专心点,下课留一会儿。”麦格教授魔杖轻点,一束光闪过。德拉科急忙侧身,但光并不是冲着他去的,他面前的花盆变成了一面有着镂空支架的镜子。

德拉科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终究用魔杖对准了另一个花盆。砰地一声,花盆变成一块圆形的东西,它甚至都不反光。

他连忙又发出一道咒语,花盆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他抬起眼睛看看,果然,他看到了哈利湖绿色的大眼睛。他面前那块光滑的拱门型镶着金边的精致镜子是比表情更有效的嘲笑。

“去你妈的。”他低声呢喃道。


下课之后麦格教授稍微询问了他的情况,只是口头警告一下就算了事。麦格教授走后,他丢下手中尚且模糊的镜子,快步走出了教室。他沿着旋转楼梯飞快的向下,皮鞋拍打在地面上,噔噔的在楼梯间回响。忽然,他的肩膀一沉,他停住脚步,拍掉那只手,边回头边嘲讽道:“我伟大的...”

话音未落,他就停住了话语。因为那不是哈利·波特。

一个他记不清楚名字的斯莱特林女生惊讶的捂着自己的手,支吾着:“我,我是想说,昨天,你...很帅。对不起,冒犯了。”

那女孩转身跑上楼梯,消失在转角。德拉科紧皱着眉毛,嘴唇微张,双手微微摊开。他摇摇头,转身继续下楼。

“你昨天做什么了。”

他还没下完这层楼梯,地窖门口赫然站着他要找的人——斯内普教授。那人双手抱胸,显然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我想不出,教授。”德拉科放缓了脚步,低着头下完最后几级台阶。

“哼。”斯内普教授冷哼了一声,德拉科看着他的袍角划出一个半圆弧,跟着他走进地窖。地窖里很暗,只在书桌前点着一支蜡烛,房间深处的瓶瓶罐罐在细弱的光线里显得阴森可怖。
德拉科一眼就看到了书桌稍显凌乱的文件上印着马尔福家徽印章的信。他毫不犹豫的拿起,但斯内普教授制止了他进一步的动作。

“回去再看,德拉科。”斯内普低沉的嗓音让德拉科没有拒绝的勇气。他把信背到身后,不由得挺了挺胸。“你的情况我知道了,巫师有时候会做一些有特殊含义的梦,你学过占卜课。我给你一些生死水,你自己,警惕性高一点。”

德拉科这才看到信件旁的小瓶子,他点点头,装到外套口袋,道别离去。斯内普教授并未再多理他,低头处理自己的事情。

德拉科轻声关上地窖的门,在鲜有人烟的地窖门口拆开了信。信封上是卢修斯的笔记,张扬的花体。

“亲爱的小龙
想必斯内普教授已经向你说明,这可能只是个梦,但也可能有很大的问题。你知道现在(划掉的几个字母)时局动荡,马尔福家树大招风,你需要万事小心。必要的时候请回家来,家中我们准备完全,你可以不必担心。
另外,如果你真的很不舒服,我们可以去南边的别墅度假。
爱你的 父亲。


“这是什么?”

德拉科迅速地把信放下,怒视着眼前的哈利:“你来这里干什么。”

哈利扶着楼梯的扶手,耸了耸肩:“我是跟着你来的啊。”

他悄悄地用右手把信折好,塞在身后的口袋,左手挪到口袋中魔杖的旁边,一言不发。

“哦得了吧马尔福。”哈利自顾自的坐在台阶上,轻笑出来,“必要的时候请回家来,我们在家中准备完全,你可以不必担心。”

“什么?”德拉科握紧了信,完好的在自己手中。

“看。”德拉科顺着哈利的手指望去,他头顶上原本的一盏灯变成了镜子,角度刚好能看到哈利清澈的眼睛和上扬的唇角。

B

“我做不好这个。”在第四次变镜子失败之后,哈利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他分神看了看,今天的马尔福很没精神,面前的花盆一动没动。

“冷静点哈利,你只需要专心想象你需要变出来的东西就行,确保所有细节都是合理并且正确是关键。”赫敏把手按在桌面上,看着哈利的后脑勺。

哈利听到了,他只是晃了晃腿。昨天马尔福的怪异行为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再次看过去,马尔福还是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这张熟悉的、讨厌的脸,在昨天露出的那种表情,是什么呢?那个梦,又是什么呢?

他感到自己的袖口被扯了扯,罗恩使劲的在努嘴。哈利一回头,赫敏已经强忍着怒气,摩挲着自己的魔杖。哈利呲溜一下从桌子上滑下来,在赫敏的注视下集中精神。镜子,镜子,他见过的镜子。他念出咒语,心中想着的东西具现,花盆变成了金边的镜子——缩小版厄里斯魔镜,他最熟悉的镜子。

“你在发呆?德拉科·马尔福?”

麦格教授的声音刚一响起,哈利和罗恩赶忙抬头看向讲台,却发现教授并不是在责备自己,而是斯莱特林那边的马尔福。

接着,马尔福德的目光也转了过来。哈利看着他,自认为没有带一点攻击色彩,但还是被白了一眼。

“嘿哈利,”从马尔福那里讨了个没趣,哈利看向赫敏,女孩儿正对着自己刚变出的镜子研究,“你做的不错。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个变形都很成功,只要你不再想着...这面就行。”

哈利看着赫敏面前的高脚椭圆小梳妆镜,点了点头。


“我们去图书馆学习吧,这学期都过了一半了。”赫敏在最前面,走路带风。

“不...”罗恩哀求的看着哈利,“我们去操场上锻炼身体吧。”

“呃。”哈利想着两个拐角前的楼梯,那里是通向地窖的,因为地窖是是斯内普住的地方,平常没有人会走,“我突然身体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金色头发在空中甩出一个弧度,罗恩赶忙往后躲了一步。

“总之,我得先走,真的。你们先去图书馆学习吧,我一会儿就来。”哈利把书往罗恩怀里一塞,转身跑了。

他的身后,罗恩苦着一张脸,在赫敏的注视下走向图书馆。

哈利返回到楼梯口是,四周的学生已经走光了。一个穿着斯莱特林衣服的棕发女孩从楼梯跑上来,哈利对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待女孩儿跑远了,他扶着扶手,沿着楼梯走下去。还未下到底,便看到了马尔福标志性的浅金发。哈利藏回转角,探头过去看,马尔福拿着一张信纸,似乎很投入,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哈利小心的又下了两级台阶,小声念出咒语,把马尔福头上的那盏灯变成了光滑的方镜子。

“谢谢赫敏。”哈利把魔杖收进去,费力的读信纸上的字。字里行间,他读出了马尔福的父亲和自己一样的担忧——伏地魔。他等待着,然而面前的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注意到自己。

“这是什么?”哈利出声,终于把面前的人唤醒了。哈利看着他慌忙藏信纸的样子,悠闲地靠在扶手上,暗自嘲笑他超低的警惕性。

“你来这干什么。”

他似乎很愤怒,但是哈利只是觉得很好玩。哈利想起昨天他难掩的凶狠和阴沉,跟今天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看来那个梦还真的吓到他了。

“我是跟着你来的啊。”面前的马尔福已经准备拿魔杖了,哈利轻笑出声,他都已经全看过了。

“哦得了吧马尔福。”哈利调整坐姿坐在台阶上,模仿着马尔福高傲的样子念道,“必要的时候请回家来,我们在家中准备完全,你可以不必担心。”

“什么?”马尔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样子挺滑稽。

“看。”哈利心情不错的指出了他头顶上的那面镜子,镜子反射马尔福水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光。

“你...”马尔福翻了个翻白眼,怒气值达到了满点。

“马尔福,我真的能帮你。”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他把揉皱的信拿到面前,仔细的抹平,不再看哈利。

“那你昨天不是寻求我的帮助的吗?”哈利不明白。

“听着,波特,我才不...”

明明可以说到正题的,哈利从心底里鄙视马尔福的骄傲心态,准备好了反驳的词汇。

地窖的门忽然打开了,斯内普教授走过来,阴鸷的眼神直勾勾的把哈利戳了个洞:“安静点,男孩们。”哈利吓了一跳,蹭的一声就站起了来。

“为什么你们不回你们各自的公共休息室呢?”斯内普接着说道,视线从哈利挪到了马尔福,两人一直垂着头,听到这句话后,解放一般的跑走了。

他真厉害,哈里一边跑一边想,居然还记得对教授点点头。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