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刀先生草莓糖

草莓想瘦到100斤

【德哈】哈妃传(欢脱恶搞/OOC)

只有糖...和狗血的圣诞贺文

 

#我的脑洞不可能有毒系列#

 

Marry Christmas~

 

【1】

 

“哦,天呐,罗妃那个...贱人旁边的那个宫女,不就是上次把皇上救回来的...小贱人吗。她怎么这么好看。万一她把皇上...勾引走了怎么办。不行,我得让她出丑...”

 

“卡!”秋气愤的喊道,握着卷成筒的剧本,“马尔福!你怎么读的这么不顺,还有,要有感情!感情!”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在圣诞节当着全校的面演这种...这种恶心的东西!”德拉科扯下假发,一把扔在地上。

 

哈利掀起着身上白色汉服的摆,把它系在腰间,冲过去捡起假发:“因为你打赌输给赫敏了!你就得配合我们!”

 

“怎么配合!这个女人连剧本都没写完!”德拉科一边喊一边脱着身上的汉服。

 

赫敏无声的咒骂几句,提着明晃晃的龙袍从椅子上跑到哈利身边:“哈利!没有哪个女生会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

 

正试图把自己紫色裙摆系起来的罗恩被赫敏的吼声吓愣了,默默的把裙摆放了下去。

 

场面乱作一团。

 

“停!”秋给自己加了个洪亮咒,“总之,你们要是不好好演,今年魁地奇的资格肯定就会被取消了,你们看着办吧!”

 

有求必应室瞬间静的可以听到气流的回声。

 

“很好。”秋的眼睛一挑,“开始吧。”

 

“哦,天呐!罗妃那个贱人旁边的那个宫女不就是上次把皇上救回来的小贱人吗!她怎么这么好看!万一她把皇上勾引走了怎么办!不行,我得想办法让她出丑!!”穿着蓝色裙子的德拉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假发再次戴上了,“罗妃,不如让你身边的宫女出来跳个舞吧!”

 

“既然皇后娘娘都这么说了,哈利,快去吧。”罗妃又低声说,“哈利,你小心一点,皇后可是出了名的坏人!”

 

“但是我不会跳舞啊...”哈利同样低着头小声说。

 

“哈利波特!台词里没这句!”秋的声音还被洪亮咒加持着。

 

“哦,对不起对不起。”哈利不得不站出去,在众人的注视下跳了起来。他尝试着甩甩胳膊,扭扭腰,发现秋没多大反应之后长舒一口气,忘我的跳了起来。

 

“他跳的什么鬼。”赫敏皇上面色扭曲的小声嘀咕。

 

罗妃没忍住笑了出来,趁着大家没看到,又假装镇定的咳了咳。

 

“管他的,你念台词就行了。”然而敬爱的德皇后也是眉头紧皱。

 

“...啊哈哈哈,这个小美人跳的真好...啊哈哈哈,深得朕心,到朕身边来服侍朕...”赫敏皇上笑的挺勉强。

 

“回皇上,哈利就想在罗妃娘娘身边。”哈妃娘娘柔柔的说。

 

“天呐,这个女人和朕身边的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封为哈妃!”赫敏皇上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

 

“哦,这个小贱人真是个狐狸精!真是气死本宫了!”德皇后一脸看到家养小精灵对自己抛媚眼的表情。

 

“好好好,行,第一幕过了。我得回去写第三幕了,你们好好练第二幕吧。”秋把头发往耳朵后面一卡,转身就准备走,所有人都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

 

“等等!秋,这进展也太快了吧?这才第一幕啊??”这里唯一有资格跟秋讨论的就是赫敏了。

 

“不知道啊,我从小到大看的小说都这么写啊。我先走了,你们练着吧。拜。”

 

秋走了,剩下的四个人彼此看着,面面相觑。

 

“中国文化,真特么有病。”——某哈妃

 

“中国人也是。”——某皇后

 

“不许你说秋!”

 

“我是皇后我爱说谁说谁!”

 

“哼!”

 

“哼!!!”

 

“两个智障,不想参加魁地奇了?过来排练!”——某皇帝发话了。

 

【2】

 

“皇上~~我们的孩子...没了...”罗妃拿着帕子,瞪着眼睛盯着赫皇上,努力的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您一定要为臣妾主持公道啊~”

 

赫皇上强忍住想吐的冲动,握住罗妃的手:“别害怕,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

 

“皇上,臣妾在哈妃那里发现了红花。”德后立刻说。

 

“没想到!哈妃这个人心肠这么歹毒!”赫皇上狠吸一口气,把剧本摔在地上,“什么鬼!这皇上脑子里全是鼻涕虫吗!秋,你少骗我了,中国的历史我又不是没有读过!”

 

正在奋笔疾书的秋停下,耸耸肩:“这不是戏剧吗!就是要冲突激烈啊!”

 

赫敏扯扯自己的龙袍,总算把它扯正了:“随你怎么说吧,我把智商扔了行了吧。但是,我们能不穿这个排练吗?”

 

秋看着哈利三人企盼的眼神,温柔的笑了:“好好感受中华文化吧,想都别想。”

 

 

“哼,哈利,别以为你在皇帝身边就能扳倒我了!看,现在沦落到这个下场活该你可怜!”

 

场景一变,有求必应室里出现一个类似于监狱的地方,哈利(现在是哈妃),就关在里面。德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楚楚可怜的哈妃,恨恨的说。

 

“皇后娘娘,您说什么呢!哈利是无辜的...”

 

“你以为我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所骗吗!”皇后娘娘抬起了哈妃的下巴,“毕竟你是如此的清纯可爱和我斗过的那些妖艳贱货一点儿都不一样!”

 

接着,一道光绳把哈妃绑住,接着往哈妃身上甩鞭子。

 

“啊!皇后娘娘住手!皇后娘...等等这剧本写我得唱歌?”哈妃楚楚可怜的样子瞬间消失了。

 

“行了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被打断的德后有些不满,隔着宽的可以塞进一个半哈利的栅栏轻轻踢了踢他的胳膊,等着哈利唱歌。

 

然而哈妃娘娘瞪着湖绿色的大眼睛望着德后,一动不动。

 

“...怎么了?不会唱歌吗?我又不会笑你。”德后抿抿嘴,移开了视线。他才不会说趴在地上的哈利很诱惑什么什么的。

 

“...德拉科。”哈妃郑重的开口了,“你看剧本了吗!!你给我下场啊!!”

 

 

“罗妃,皇宫里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歌声,”赫敏皇帝努力的抬起自己的嘴角,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在奔丧,“它简直像七月春回大地的声音,又像滔滔江水奔流不息的声音,又像白鸟啼鸣的声音...所以就是杂音吧。”

 

“赫敏!多余的台词不要说!”秋远远地喊。

 

“哦。”我去你妈的大西瓜。

 

“陛下,那可能是哈妹妹的声音!我认得的!”罗妃兴奋的说。他是真的很兴奋,毕竟快要结束他的惨痛演戏人生了。

 

“朕就说了,这么美丽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嘛!”赫敏皇帝忍住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冲动,念道,“来人,把无德无能的皇后打入冷宫!”

 

接着,赫敏皇帝来到了关押哈妃的地牢,两人隔着那一个半哈妃宽的栅栏深情握手,久久凝视...直到罗妃把赫敏皇帝的手拔了出来。

 

德拉科也把裙子系在腰间,一腿踩在椅子上,翻看着剧本:“今天就是平安夜了,最后一幕呢?”

 

“你看不到吗?”秋抬头凝望着德拉。

 

德拉科眉头一皱,疑惑的瞪大了眼睛:“在哪,我都翻到最后一页了。”

 

“我还在写啊!”

 

“...”

 

“那我们上场怎么办?”即使拼命计算着舞台布置的位置,赫敏还是忍不住抬头问了。

 

“看着办...我是说,我会在后面给你们提词板咯。”

 

“???”

 

黑人问号???

 

不,所有人都是宫廷问号脸。

 

【3】

 

演出的前半段意外的成功,几乎所有人都被剧情吸引。

 

“啊,这个皇后真坏!”

 

“可怜的哈妃,怎么处处被针对!”

 

“皇上真是的,居然会怀疑温柔善良可爱贤惠淡薄镇定的哈妃!”

 

“我罗妃娘娘才可怜呢!”

 

“不对不对,哈妃娘娘音轻体柔,推倒一定很...怪不得皇上喜欢...”

 

咳,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最后一幕很快到了,幕后的秋镇静的举着词板,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哈利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魁地奇万岁。最后的场景是一所破败的宫殿,德后静静的坐在花园正中。

 

“你来干什么,来看我笑话吗?”德后冷冷的看着哈妃。

 

“皇后娘娘,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哈妃娘娘看着秋手中的提词板,胸口仿佛被一万只草泥马跑成了草泥马戈壁。哈妃瞪着秋,但是秋用提词板挡住了脸。哈妃不得不继续念道,

“您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哈利波特吗?”

 

啥玩意儿???哈利愣愣的,怎么走向不大对啊??

 

秋换了一个新的提词板,哈利仿佛被雷劈中。好在他右后方对着观众,才没被看出来,念道:“臣妾最开始进宫,就是为了皇后您!臣妾仰慕您多年,进宫只为了见您一面...”

 

台下一片口哨声欢呼声四起,德后也一脸握草,机械地读纳威手中的提词板:“傻丫头,皇后我早就不想当了,我只想让你远离皇上,我们好远走高飞...”

 

纳威手中的提词板翻了个面,大大的“KISS”印在上面。

 

德后心想,我了个大草,丢人都到这份上了还差这点。于是蓝色裙子的德后站起来,温柔的扶住白莲花哈妃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哈妃的粉唇异常柔软,湿漉漉的,勾起了德后的坏心思。德后伸出舌头,小心的舔过哈妃的唇,哈妃轻轻抖了一下,嗔怪的看着德后,德后耸耸肩放开。

 

故事谢幕了。

 

掌声雷动。

 

“去尼玛的为什么不按套路来!”

 

“爸爸从未见过如此脑洞清奇的反套路!”

 

“干了这毒安利!”

 

散场时,大家充斥着这些话语。换上校袍的德拉科远远地看到哈利,哈利脸一红,转身跑了。德拉科挤开身边的人群追过去。两人在远离人群的走廊中终于追上,德拉科毫不犹豫的拉住哈利的胳膊,把他按到自己怀里。

 

 

“...所以这对狗男男什么时候宣布。”转角,赫敏抱着胳膊,气愤地说。

 

“哈利什么时候喜欢上这只臭白鼬的??”罗恩感觉有点魔幻现实。

 

赫敏狠狠的剜了一眼罗恩,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回寝室。

 

“哦,意外的不错呢。”秋若有所思的坐在空旷剧场的后台,把“中华文化的推广与介绍”清单的第23条打上一个勾。


评论(12)

热度(161)